资讯导航
 
 
三问埃航空难:与印尼狮航同机型 两者是否有关联
作者:作者4    发布于:2019-03-11 04:39:34    文字:【】【】【
摘要:3月10日,从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到肯尼亚首都内罗毕的ET 302航班在飞行途中发生坠毁,造成机上149名乘客和8名机组人员全部遇难。失事客机登记号为ET-AVJ,机型为波音737-800MAX新型客机。 据国外媒体稍早前报道,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公布了截至当时得到的机上乘客的国籍相关信息:有32名乘

3月10日,从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到肯尼亚首都内罗毕的ET 302航班在飞行途中发生坠毁,造成机上149名乘客和8名机组人员全部遇难。失事客机登记号为ET-AVJ,机型为波音737-800MAX新型客机。

据国外媒体稍早前报道,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公布了截至当时得到的机上乘客的国籍相关信息:有32名乘客来自肯尼亚,18名加拿大人,9名埃塞俄比亚人,8名中国人,8名意大利人,8名美国人,7名英国人,7名法国人,6名埃及人,5名荷兰人,4名印度人,3名俄罗斯人,2名摩洛哥人,2名以色列人,1名比利时人,1名乌干达人,1名也门人,1名苏丹人,1名多哥人,1名莫桑比克人,1名挪威人,另有4名乘客持联合国护照。

该航空公司总裁Tewolde Gebremariam 在新闻发布会上证实,有来自30多个国家的乘客在此次坠毁的客机上。国外媒体援引他的话报道称,其他国籍还包括:5名德国人、4名斯洛伐克人、3名澳大利亚人、3名瑞典人、1名爱尔兰人、1名尼泊尔人、1名比利时人、1名吉布提人、1名沙特人、1名印尼人、1名塞尔维亚人等。

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的声明称,据信该航班上有149名乘客和8名机组人员。“我们正在进一步核实详细的乘客名单及相关信息。”

根据中国驻埃塞俄比亚大使馆对中国媒体公布的信息,遇难8名中国乘客包括5名男性和3名女性,多数是80后与90后,护照籍贯显示,他们分别来自陕西、浙江、山东、天津和湖北等地。其中,有1名来自浙江的游客,5名中资公司职员以及2名联合国国际职员。

根据央视10日晚间公布的一份三人名单显示,遇难的8名中国乘客中两人为80后,包括1981年出生的周某和1986年出生的金某,另有一名香港人士曾某。

澎湃新闻查询社交媒体公开信息显示,金某系中国一家大型企业项目经理,2011年毕业于西北工业大学,硕士学历,目前负责非洲的职业教育项目。2018年7月,在埃塞俄比亚首都内罗毕洲际酒店举行的年度职业教育活动上,作为负责人的他正向台下观众推广促进当地年轻人的技能再发展对于提高当地青年生产力水平的重要性。在校期间,他曾参加篮球、唱歌比赛,还曾在大学期间组建乐队。

另一名联合国环境署职员曾某,系联合国环境署“2030可持续发展议程”项目官员,此前三年曾常驻内罗毕,为气候变化应对项目领导该组织的性别分析工作;此前还曾就职世界粮食计划署,常驻罗马;他求学于香港中文大学和伦敦大学学院。澎湃新闻在他社交媒体主页上发现,在语言能力一栏,除了中文,曾某还会英语、法语和斯瓦希里语。他的主页封面照片皆为他本人戴着墨镜与幼子的合影。

据联合国官方网站3月10日消息,来自联合国安全保障部以及联合国肯尼亚办公室的消息,共有19名联合国工作人员在事故中丧生,其中世界粮食计划署6人、难民署2人、国际电信联盟2人、内罗毕办事处5人,粮农组织、国际移民组织南苏丹办事处、世界银行和驻索马里援助团各1人。

据悉,部分工作人员搭乘此次航班可能是为了前去参加即将于明天在内罗毕召开的联合国环境大会。

另据英国《镜报》报道,斯洛伐克国家党副主席、议员Anton Hrnko10日通过他的社交媒体宣布,自己的妻子和两个孩子也在坠机事件中遇难。

目前有关事故原因仍不得而知,相关权威信息尚未发布。

但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首席执行官Tewolde Gebremariam10日在新闻发布会上称,飞机在起飞后不久,“机长想要回头”。

“去年的坠机事件也发生了机组人员发出了要求‘允许返回机场’的信号。”《》10日报道写道。

据国外媒体3月1日援引埃航公司消息报道称,此次航班飞行员已经确定是资深机长Yared Getachew,拥有“ 优秀的飞行表现”——超过8000小时的安全飞行记录;副驾驶是Ahmed Nur Mohammod Nur,有200小时的飞行时间。

总部位于瑞典的飞行跟踪组织Flightradar24 ADS-B在其网络上表示:“数据显示,起飞后垂直速度不稳定。”

“这架飞机从南非出发抵达亚的斯亚贝巴后在博乐国际机场地面停留超过三个小时,停留期间工作人员没有做出任何发现该架飞机有故障问题的备注。”航空国内公司首席执行官Tewolde说。

“事件高度可疑,”国外媒体 航空分析员、美国交通部前官员Mary Schiavo说,“一年内一款崭新的机型两次坠毁。这给航空业敲响了警钟。”

这架全新的飞机于去年11月刚刚交付给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

根据波音公司官网的介绍,波音737 MAX飞机配备最新的LEAP-1B发动机,“正在帮助重新定义未来的高效环保的飞行”。此外,波音公司的介绍页面还强调了新机型的可靠性,称737 MAX“无与伦比的可靠性”将使得更多航班准时起飞,延误时间更短,该机型提供了更多跨越大洋与中国的航线。

但就是这款波音新型飞机同样在去年10月发生了“印尼狮航坠机事件”。去年10月29日,一架载有189名乘客和机组人员的印尼狮航公司波音737 MAX客机,在起飞后13分钟与地面失联,随后被证实坠入距雅加达东北海岸约15公里的爪哇海海域,机上189人全部遇难。

印尼狮航事故发生后,调查人员指出,在客机失事前一天的10月28日从巴厘岛飞往雅加达的途中就曾出现过与第二天导致事故相同的技术故障,当时执飞的飞行员选择关闭飞机的防失速系统后继续飞往雅加达。事故发生后,狮航方面与波音公司相互推卸责任打起了“嘴仗”。

不过,截至目前,尚无证据表明最新这起发生在非洲的坠机事件和之前的惨剧存在直接的关联性。

但两架波音737 MAX客机在不到5个月的时间内相继坠毁,使人们对这一波音公司主打的新机型的安全性产生了巨大疑问。

此前印尼和美国航空部门对印尼狮航坠机的调查认为,飞机机头突然下沉可能是由于更新波音软件造成的,原本这一设置旨在防止飞机失速,但一旦输入计算机控制系统的飞行高度和角度信息不正确,却可能导致航班出现致命性的下降。

“飞行控制系统的变化——在MAX模式下优先于飞行员手动操作——却没有给飞行员们解释,”《》3月10日援引一些美国飞行员联盟的话报道称。

2018年11月7日,在波音公司评估的基础上,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针对事故中暴露出来的737MAX机型在迎角传感器数据错误的条件下,飞行控制系统存在反复发出错误水平安定面配平指令的风险,颁发了紧急适航指令AD2018-23-51,要求波音737-8/9机型的运营人/所有人在收到适航指令的3天内,修订飞机飞行手册的指定内容,以在运行程序和机型限制方面给予机组人员明确的指导。

根据波音公司官网显示,波音737 MAX已收到了来自全球100多个客户的近4700架飞机订单,成为波音公司历史上销售速度最快的机型。

3、事后处置:遇难者家属事发8小时仍在等消息?

在全世界都为这场空难感到悲伤之际,据报道,在内罗毕机场,许多遇难者的亲友被置于机场出口数小时于不顾,根本无从从机场部门获得任何信息。

报道称,他们中的一些人甚至主要从记者口中了解情况。加拿大46岁男子Robert Mutanda在机场等待接机,但直至飞机失踪3个多小时,“我们没有看到任何航空公司或机场的人,”他说,“没人告诉我们任何信息,我们只能站在这里祈祷最好的结果。”

报道称,直到当天下午1点半,即客机坠毁5个多小时后,肯尼亚的官员才抵达机场。肯尼亚交通运输、基础设施、住房和城市发展部部长James Macharia说他也是通过社交媒体听闻此事。

遇难者家属随后被安排到内罗毕喜来登酒店,但他们表示直到事发后8小时仍然在等待从航空公司口中获取信息。

根据国际规则,领衔事故调查的责任主要在埃塞俄比亚,但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也将参与,因为该飞机设计和制造都在美国。

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在10日下午6点20份发布的一份声明中表示,已经逐一联系受害者家属,告知这起悲惨事故。

“埃航将与飞机制造商波音公司、埃塞俄比亚民航局,以及其他国际组织等利益攸关方紧密合作,调查事故原因。”声明写道。

埃航公司首席执行官Tewolde在事发后迅速赶往了坠机现场,他说,当时烟雾仍然在燃烧。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3-2020 K彩
网站地图